我要更新5.1次圣杯战争秘话了!终于可以写我最想写的坑了!从此不接生贺,除了之前答应好的覃斯和轻雨今年份生贺之外。

[fgo设定]四次咖啡的迦勒底变为废墟,一次那里没有(恶搞向)

 @Ashly 迟到近一个月的庆生文。

鉴于蝠丑打算认真构思一个长篇,这次先选取fgo设定写一个短片当作迟到的生贺。顺带纪念一下入坑快一周年的手游。

主要人设:

咖啡,迦勒底御主,女,参考咕嗒子,平时比较繁忙,虽然打游戏的水平不差但是不擅长肝,英灵都是低练度,会抱90级大佬好友大腿打比较难的关卡。腹黑属性,但唯独经常对酱油束手无策,紧张的时候会不自觉使用敬语。

酱油,迦勒底御主,男,参考藤丸立香,自称是无辜呆萌傻白甜然而本质上腹黑愉悦到极点,相性上克制咖啡。

英灵按照游戏里咖啡召唤到迦勒底的实际情况来写,以上。


万圣节篇

“哟,酱油君,你来了呢。我正在肝万圣节活动,争取让c龙娘满宝具。”

“咖啡酱,你的迦勒底建设的很不错嘛。”

“虽然从者还不算多,但掌握技巧总归还是够用啦。不巧的是,我马上要带着从者出发去活动任务点了。你可以在这里逛一逛,和我的从者彼此相处认识一下。”

在迦勒底闲逛的酱油君看到了坐在墙角闷闷不乐的伊莎。

“我是伊丽莎白巴托里lancer。”玫红色头发的少女低头看着自己的裙摆,神情有些落寞。

“你看起来闷闷不乐的样子啊。”酱油关切的问道。

“小c那边在举办热闹的万圣节演唱会,我这里的观众变少了。”伊莎委屈的噘着嘴,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没关系,我很愿意当你的听众。拿出你最大的实力来吧!”

伊莎听到这句话,寂寞的神情一扫而空,眼睛里闪着光。

于是咖啡不在的时候,迦勒底成为了噪声污染的来源地,响彻整个建筑震耳欲聋的跑调歌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

“伊莎酱唱的真不错呢!这是我听过的最有特点、最酷炫的演唱会了!”酱油鼓掌称赞道,伊莎的少女心被满足,唱得更加卖力了。

嘭的一声,门被踹开了。

“吵死了!吵死了!简直是折磨耳朵!”清姬忍无可忍的大喊,“你这条变色龙又在搞什么名堂啦,玛修和芙芙都堵上耳塞了。”

“你说什么?我的歌声难道不是最美妙的吗?”

“难听死了,全世界恐怕再难找到比你唱歌更难听的人了吧?”

…… …… ……

于是当咖啡从活动任务点回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迦勒底在熊熊燃烧。

迦勒底面临着自序章以来最惨烈的一场火灾。


圣诞节篇

酱油君偷偷从烟囱潜入咖啡的迦勒底,恰好进入了阿蒂拉的房间。

“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阿蒂拉意识到有人闯入,警觉的问。她站立在一片银白的月光里,手中的彩虹剑闪烁着耀眼迷人的光线。

看到这样的场景,酱油在心中抱怨了一句有五星从者的欧洲人都应该去吃矛。

“我是圣诞老人,今天来接你离开这里哦。”酱油君不慌不忙的回答道,“你之前给我写过信吧,抱怨Master这里资源匮乏,升级材料不足经常要排队等,还有经验值卡也不怎么够。”

“确实是这样……”阿蒂拉迟疑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剑。

“这是因为咖啡的迦勒底是坏文明,坏文明注定应该消失呢。”酱油趁机煽风点火。

她很苦恼的思索了片刻,终于回答道:“但是现在还是算了吧。虽然我的Master不是氪金党,但她还是很努力的在维持着迦勒底运营的,我觉得她很有潜力。即使经验值和材料不够,她还是成功添加了许多90级从者好友。虽然很抱歉,但请你回去吧……”

酱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我也想要这么好的从者。


元旦篇

“咖啡酱,新年快乐哦~”酱油带着新的五星魔术礼装来拜访咖啡,“这是我给你的一点礼物。”

“新年快乐!多谢酱油君,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咖啡递给酱油一盒沉甸甸的魔力棱镜。

“说起来,你刚刚在对那些从者们说什么?”酱油好奇的问道。

“啊……这个……”咖啡的语气明显迟疑了一下,仿佛想到了让人不太愉快的事,“不要介意,我在叮嘱他们放烟花的时候小心一点,你还记得序章的剧情吧,我对这里的防火系统一直不是很放心。”

不仅防火系统不可靠,就连防盗系统也很成问题啊,酱油君心想。

“这样啊……话说上次来这里做客,真是麻烦你了呢。”

“没关系的,我这里一直都是这样啦,没什么可麻烦的。我去煮点饺子,一会儿我们就可以开饭了……”

咖啡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幸好上次自己回来的时候酱油君已经走了,希望他没有看到伊莎和清姬的那场世纪大战,一想到那场堪称特异点级别的争斗咖啡就心有余悸。

刚刚好像露出了一些破绽……希望不要被看穿……否则真的是在Master界混不下去了。

酱油君走出灵子召唤室,看到了正在热火朝天的聊着什么的幼年吉尔伽美什和幼年伊斯坎达尔。

“所以说下次和我比试一下吧,我一直想看看我的蹂躏制霸和你的王之财宝哪个厉害。”小伊斯坎达尔骄傲的说,“下一次出任务,我们比比谁杀敌更多吧。我有自信自己能帮上Master更大的忙。”

“虽然你的宝具很厉害,而且你平时说话也很有道理,但唯独在帮助Master的程度上,我的王之财宝是不会输给你的。”小吉尔伽美什不服气的说。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别争了。”两个孩子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看到了酱油一脸和善的微笑。“今天是元旦,哥哥来给你们讲一个有关元旦的故事哦。”

小吉尔和小伊斯坎达尔都一脸好奇。

“你们不用去特异点了,今天是最合适的。听说在元旦比试武力,对双方都有好处哦,输的一方经验值会大幅提升,而赢的那一方……古老的中国神仙可以实现一个他们许下的愿望,随便什么都可以。”

“哇!那事不宜迟,我们趁着今天还没有过去,赶快试试看吧!”

于是在厨房煮饺子的咖啡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金属碰撞的锐利声响。


情人节篇

“酱油君,你又来了啊……”咖啡开门看到来者,用手臂拦住了大门,阻止了想要踏入的酱油。

“咖啡酱今天是怎么了?”酱油一脸委屈的看着她,“我是来祝咖啡情人节快乐的。”

“祝福已经传达到了,托你的福,我也希望今年自己可以脱单吧。还有其他事吗?”

“为什么咖啡酱不像之前那样热情呢?连门都不让我进,好过分……”

意识到这样做有些过分,咖啡有些动摇了。

似乎进来还是可以吧,只要盯住他,咖啡心想。

“因为我已经疑惑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似乎每次你来拜访,这里都会发生一些不寻常的事,这让我怀疑一切和你有关。”

“我的福尔摩斯咖啡亲,你这样怀疑我可是冤枉到家了。据我所知也就是元旦那一次两个从者小孩子打起来了啊。你过去的时候我也刚刚赶到,还帮你把他们两个拉开了,小孩子之间偶尔发生这种事很正常嘛……”

“总之这一次,你要在我的陪同下参观我的迦勒底,这样你究竟是华生还是莫里亚蒂教授自然就清楚了。”

“既然咖啡酱这样说,也没问题啦。”

情人节的迦勒底笼罩在浪漫的气息中,各处都装饰着精美的粉红色彩带,还可以闻到热巧克力的香气。

“这样虐狗的节日,从者们真的过得热火朝天呢,就连那个平时很男孩子气的莫德雷德也不例外。”咖啡叹了口气说道。

“哇,羡慕咖啡酱的运气!你居然召唤来了小莫!”

看到酱油吃惊的样子,咖啡微微一笑。

“别看那个孩子平时大大咧咧,其实是一个很傲娇的好孩子呢,她发自内心的爱她的父王,只不过不愿意承认罢了。”

两个人正说着,莫德雷德从走廊的另一侧走了过来,她身上系着画风少女的围裙,漂亮却凌乱的金发上还沾着一点不小心弄上去的巧克力酱,手里拿着两盒做好的成品巧克力。

“哟,Master~情人节快乐,这一份是送给你的。你带来了新客人呢。”

“辛苦你啦,莫德雷德。这是酱油君,你因为刚来迦勒底,大概是第一次见到他吧。”咖啡收到莫德雷德的礼物显得很开心,向她介绍了酱油君。

“莫德雷德,今天是情人节呢,我准备了一样礼物给你哦。”看着酱油君笑得人畜无害,咖啡的神经瞬间崩紧。

糟糕了,这家伙真是影帝,我还以为他刚得知小莫来这里,所以没有事先防备这种情况……

“是什么?”莫德雷德一脸好奇和期待的看着酱油。

“莫德雷德……那个……我第一次提这样的请求,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任由你做,但是请不要收这位客人的礼物。这样会给我们的迦勒底带来厄运的……”

“Master,你这样说也太过分了吧,这不是你的朋友嘛。”莫德雷德没有理会咖啡的警告,毫不在意的一把夺过酱油手上的本子。

然后在迅速的翻了几页之后,脸色骤然变暗,猛的把手里的另一盒巧克力砸到了墙上。

“莫德雷德小姐!”咖啡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慌乱中竟然开始像玛修一样使用敬语,“不要冲动啊,我事先告诉过你啊,那绝对是骗人的!”

“我不管!别拦着我!saberlily那家伙在哪儿?”莫德雷德用力挣脱了咖啡的束缚,气呼呼的向走廊另一侧的休息室走去。

“这关saberlily什么事,莫德雷德小姐!”咖啡追上去,想要拉住莫德雷德,却被后者重重的甩开。

“为什么?我要问她为什么……”莫德雷德愤怒的声音里竟然带着些哭腔,“明明是我的父王,却整天和那种家伙粘在一起,太恶心了……”

咖啡听到这话愣了片刻,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不再阻拦莫德雷德,而是朝着酱油君离开的身影飞奔而去。

“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当面讲清楚,既然做了坏事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我绝对不会再轻易放你走了!”

于是刚刚从厨房走出来的玛修看到了手握Azoth剑匆忙离开的御主。(注:Fate系列名剑,麻婆捅死时臣和士郎捅死麻婆替凛报仇所使用的宝剑。)

“Master,你去哪儿……”

“玛修,帮我叫些从者去拦住莫德雷德,她去saberlily那里闹事了。我马上回来。”

咖啡没有停下追赶的脚步,留下疑惑的玛修站在原地,她的手里还拿着刚刚做好的情人节巧克力。

玛修的目光停留在走廊上狼狈的巧克力和礼盒上面,接着拿起了散落在旁边的一本奇怪的书。好奇的翻开几页后,她的脸颊染上了绯红。

“王果然好帅气……没想到我那没用的老爸也有这样的一面……”

入迷的看着手里的剑兰同人本,玛修把刚刚御主交待自己的任务抛在了脑后。


8月18日 一个普通的清晨

阳光从窗台照进餐厅,坐在窗边享用早餐的太阳王奥兹曼迪斯似乎心情不错,身上的金色铠甲衬托的他更加帅气。

这个时候,迦尔纳也端着自己的食物走进了餐厅,他成功吸引了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的注意。

“哦……这样的气息……你是来自其他时代的法老吗?因为身为太阳之人不可能是法老以外的存在,所以你必然就是法老了吧?”奥兹曼迪斯很感兴趣的问道。

迦尔纳认真的听完他说话,然后用他一贯客观又不卑不亢的语气答道:“很抱歉,我并不是什么法老,我只是一名来自印度的普通英雄,收到了太阳神的恩惠……”

“荒谬!这不可能是真的!难道说你想质疑本王的见识吗?”

意识到一场战争一触即发,咖啡连忙劝架。

“法老王,恕我见识浅薄,作为御主我并不知道这些。但是今天,我们迦勒底会来一个我所认识的最有见识的人,如果这样的问题存在争执,您不妨问问他。”

“哦?那是什么人?”

“我的一个朋友。”咖啡微笑着说,“如果他不能给您满意的答案, 请随意使用我为您准备好的巨型蛋糕作为武器攻击,我保证您可以尽兴的欣赏他狼狈的样子。”

时钟指向九点,酱油还没有来得及按门铃,迦勒底基地的门就突然打开了。

“酱油君,你果然很准时呢,我和迦勒底的所有从者都准备好了,今天要给你一个惊喜。但是在这之前,请你先见见太阳王,并且回答他一直想问你的一个问题。”咖啡带着淡定的微笑看着酱油,后者少见的迟疑了,如同司马懿看到城楼上的诸葛亮弹琴。

但是咖啡不会不在乎的……这里毕竟是她的大本营啊。酱油鼓起勇气想,上一次传送的时候心有余悸,只差几秒钟他觉得自己就要被Azoth剑捅了。

在他犹豫的时候,咖啡已经把他拽进了迦勒底基地,并且猝不及防的把一块奶油蛋糕砸在他的脸上。

“生日快乐!”

看着一脸震惊的酱油,咖啡笑得很灿烂。

“即使别的节日都忘记写贺文,你的生日我也不会忘记。今天我不怕自己的迦勒底一片狼藉,我们一定要玩得尽兴。”


Happy birthday~


——END——

评论

热度(37)

  1. 轻雨狂扬Ashly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了可爱的一抹多可爱的互动让可爱的尼桑忍不住和善了起来
  2. Ashly拿铁加枫糖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咖啡酱的生日贺文~虽然说拖更的也太久了吧!!如果不是我坚强地活到了现在,差一点就发生了临死前还在...
©Copyright 拿铁加枫糖|Powered by LOFTER